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0 年 03 月

如何

如何 讓我遇見你
在我倆還沒有展開的下輩子

我將謹緊的記住你腼腆的臉孔
好讓我在另一個茫茫人海裡
還能把你認出來

請小心記住我生命的氣息
好讓我在擁擠的人群裡
再靠近你的時候
還能觸動你的敏感

Read Full Post »

雨夜。記行

中間 作品集

《一步。下》
路上,雨在下
時大忽小,高低起伏
記錄著不平坦的歸途

風雨漂搖
來回走的每一步
原來一直孤獨

這框裡
隔著沉沉的布幔
雨的味道,會比較淡嗎?

《二步。了》
打著關懷的旗號,你給了我最溫柔的一刀
那雙刃劍,帶著
同樣的快樂
同等的痛苦

抽象的,沒能肯定的
像鬼魅一般,只有道聽塗說
能親自碰上的,都少得可憐

周而復始,迴圈上映,像文藝片
抱歉,主角不是我
只有那個飲鳩止渴的,是我

最後手上能執著的
也只有以外的所有

《三步。雨》
失眠 是在雨夜無法入睡
聽雨打窗的寂寞
看落花飄零的淒美

一切
變得脆弱
變得多情
變得易感

忘了需要
不要責任
沒有道義
缺乏主張

只有無窮盡的自由
掙扎著 迷亂
放縱底 浪漫

Read Full Post »

其實就是在Twitter上隨便亂說的話。難得有時候思緒是一下子湧了出來,不管是否會開罪了某些人,也不管到底裡面有沒有矛盾;反正寫,就是想到就寫,真的假的誰知道,抄寫過來,當是個記錄。

喜歡的就看吧,不喜歡的我也沒辦法。就這種沒有對象的瘋人亂語,最好玩的地方是可以罵得狠,笑得放,哭得苦;反正沒人會在意你在寫甚麼、說甚麼、和談論誰!

在接與不接之間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21:44

撥或是接電話,其實也一樁很機緣的事。特別是對於我這種幾乎二十四小時都電話隨身的人來說,你不早不晚,正挑那無法接電話的五百分之一的機會,我無話可說。可能你不喜歡留言,那麽請你下次撥電話前,先問卦,而且別忘了,我的電話簿裡可沒你相關的資料啊!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21:55

當然,我不否認有些時候,是我不想接你的電話,而且不管我到底是否擁有你的資料,機會其實都一樣。可是,在每次看到那未接電話的訊息時,我都會忍不住想說聲:抱歉!但別誤會了,我只是可惜我浪費了讓我電話正常起作用的一個機會,對於電話另一頭的那個你,我可沒那麼澤心仁厚。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22:06

我相信在這個時候,肯定有人在暗罵我:狗娘養的!不接就算,還要講這種話,而且是公開的! 沒關係,我不接電話跟你暗罵我的權力都是平等的。而且我屈指一算,要我狠心不接電話的比例,大概也不超過五百分之一。還有,重點是你我都不會知道,這事何事會發生!

有的沒的「關聯」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23:50

朋友這個詞,不管你如何定義,我絕對相信對大部份人來說都肯定是正面的。可是,請注意,如果你在用這個詞來描述第二和第三者的關係時,請搞清楚情況和考慮第二者的感受。這當然包括了各種語言和全寫跟簡寫的所有同義詞。否則,你只是在侮辱了至少三個人,包括你自己!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00:09

認真的,我很討厭那些所謂的關係,朋友、情人、親戚、同事。有的沒有的,為甚麼就不能簡單點。事實上,這個討厭的程度是已經到了恨的地步了!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00:30

有的沒有的,就是那種說不清,搞不懂,存在不存在都覺得無傷大雅的「關聯」,但又不是糾纏不清的那種。可是這世界上就是有太多這種有的沒有的「關聯」,連關係也談不上的人、事,甚至你家中的隨便一件物品。而對於這世界,你和我可能也都是有的沒有的。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00:46

但也就是有那種「關聯」的存在,讓你可以不用費神,不用花心思;大可以管他死活,又或是在需要的時候靠近一點。有的沒有的,就像我寫的,也就是有的沒有的。

Read Full Post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