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09 年 04 月

朦朧

1 Jan 2009, 香港。Fujifilm FinePix S9500, 1/30s f/4.7 -0.3EV ISO 1600

1 Jan 2006, 香港。Fujifilm FinePix S9500, 1/30s f/4.7 -0.3EV ISO 1600

三年前,我重新拿起照相機。

三年前,我停了攝影十年。

十年,我差點忘了攝影是怎樣的一回事。光圈跟快門我還曉得,就是忘了按快門那一刻的直覺與衝動。

真的,這個匆忙的構圖和糟糕的曝光,到今天我卻還是很喜歡,到今天我還是很難突破。

二零零六年,我停住了三十分之一秒…

三十分之一秒,我知道我將找回那種悸動。

Read Full Post »

羞澀

1 Jan 2009, 香港。Nikon D3, 85mm f/1.4, 1/30s f/1.8 -1.3EV ISO 560

1 Jan 2009, 香港。Nikon D300, 85mm f/1.4, 1/30s f/1.8 -1.3EV ISO 560

看橘子的文字真的會感動。冷冷的文字間撥動我們心跳的情感,靜靜的,慢慢的告訴著這個都市裡的寂寞跟我們的疏離。

抽離感,最遙遠的接近…

我不瞭解在我的相片裡蘊藏了多少的曖昧,羞澀的畫面或許是我交付給時間的膚淺…

在每一個寂靜的夜晚,希望可以再傾聽那久違的耳語心跳。

Read Full Post »

寂寞

寂寞

30 Nov 2008, 香港 尖沙咀。Nikon D300, 85mm f/1.4, 1/30s f/1.4 -1.3EV ISO 6400

《寂寞無上限》橘子

如果

我對你的愛情是寂寞的話

那麼

我的寂寞 無上限

讀完

我想起了哪裡的某一段

在這個都市裡

一個人,很寂寞

兩個人,在一起

會不會比較不寂寞…

Read Full Post »

直白與沉黑之間

7 Nov 2008, 香港 尖沙咀。午夜,酒吧裡的一角,那不夠好的燭光底紛紛擾擾的光影交錯,是悄悄劃破沉默的躍動。Nikon D3, 85mm f/1.4, 1/25s f/1.8 -2.0EV ISO 6400

7 Nov 2008, 香港 尖沙咀。午夜,酒吧裡的一角,那不夠好的燭光底紛紛擾擾的光影交錯,是悄悄劃破沉默的跳動。Nikon D3, 85mm f/1.4, 1/25s f/1.8 -2.0EV ISO 6400 人。間 作品集

一直都偏愛黑白照片。並不是彩色照片不好,只是彩色照片對我來說是太真實了一點,像鋼鐵般堅實地把所有的一切擺在面前。是一種零距離的壓迫,讓我無法逃避,喘不過氣。

而黑白照片那層層疊疊的灰階彷佛是迴轉不止的旋律,情景一遍又一遍地,周而復始的上映。

在直白與沉黑之間有的是一種抽離感—在回憶裡不太遙遠卻又在咫尺天崖,在千縷萬絮的想念中,剎那間讓我們回到那個靦腆的交叉點。靜止中的一切,找到了所謂的永恆。

Read Full Post »

印象

狂喜

30 Nov 2008, 香港 尖沙咀。朋友在卡拉OK玩骰子獲得勝利後的表情。他的笑聲引起了我的注意,提起相機就拍下這一刻。Nikon D300, 85mm f/1.4, 1/15s f/1.4 -0.3EV ISO 3200

小時候有想過要寫日記,但沒有一次成功。生活瑣事沒有特別想寫的,點滴的感受,一時三刻不曉得怎樣下筆。後來年長了,本來想寫一下的。只是持著年輕,覺得美麗的與不美麗的故事都會牢牢的活在記憶裡。所以我從來沒有寫完一篇日記。

現在第一次寫blog,就好象寫日記一樣。可能年紀大了,怕會有失憶的一天,怕以後會想不起某一個片段、某一些人和某一些事…

有時候太累了,疲乏得無法思考無法判斷。我想人生裡總得有個幾次需要別人來告訴我答案吧!這樣,我在這兒留下的正好讓某個好心人來給我看個明白。我的聲音和我的印象也將慢慢的及零零隨隨的封處在某處的記憶裡…只是不曉得自已和世界到底離得有多遠?

Read Full Post »

發現

發現

Patrick Cheng, 13 Nov 2008, 香港 尖沙咀。一個午飯後的歡愉時光。每個星期我總會跟幾個同事到這兒吃午餐。飯後抽根煙,天南地北的聊些事兒。我隨手的拍下他側躺著抽煙的姿態。Nikon D3, 24-70mm f/2.8, 1/30s f/2.8 -3.0EV ISO 4500

第一次接觸攝影,記得是中學四年級。那時候家裡有一台Nikon單鏡反光機,好象是父親新買不久的。父親對攝影大概也沒什麼概念,看到價格便宜,能拍一些生活照就把相機買下來。沒想到這台Nikon後來陪我渡過好幾年日子:從香港到台灣,還差點讓我把攝影當終身事業。

可能是因為我本身就有繪畫的底子,對攝影的構圖、光影很快就有個掌握。下課後或是假日的時候就背著相機到處拍,要不然就跑去書店找些攝影的書和圖集來看。剛開始還真的不曉得怎樣的題材才是自已喜愛的。

八十年代的香港,在我記憶中很多的攝影玩家都在拍所謂的沙龍照(這個“沙龍照”該怎樣定義我就不那麼清楚了,反正就是那種像山水畫一樣味道的),要不然就是要三分臉加柔光濾鏡這樣。但是第一次讓我感到攝影魅力的應該是LIFE這本雜志。

LIFE從一開始就是把報導的重心放在影象上,照片不是半頁就是整頁,甚至是跨頁的。那時候的我英文能看懂的沒有幾個,但大張大張刊登的新聞照片,震撼直到我心深處。
攝影讓我發現了記錄方法,新聞式攝影手法慢慢讓我在時間軸上尋找那個點,那個稍瞬即逝的一刻。

Read Full Post »

捨棄

捨棄

煙可以讓我迷亂,可以在煙點燃的那一刻學得不再認真,雖然也許只一根煙的時間,但仍可以逃開一會兒。沒有責任、沒有道義、沒有主張,只有無窮無盡的自由,多好。我是這麽想的。但是沒做到。

今年的復活節假期,在家裡掉了些舊東西,舊書本、舊文件、舊的賑單等等。裡面還有一些舊的照片、舊的回憶和一些舊的人…

瞬間,以前的人和事如同投影機般,一個片段又一個影象。我肯定那是一堆無法串連的碎片…也許我的大腦不能放下太複雜的東西。

那麼多的人和事的變化, 如今都成了無形的壓力。原來點燃的煙夾在手中,慢慢燒盡,煙吸入口中的感覺,就如這裡的季節一樣,悶在心中漸漸失去,呼出口後,只見一團輕煙…迷糊了我的雙眼。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